首页 旗袍新闻旗袍美图女星旗袍旗袍秀场旗袍导购旗袍定制旗袍名家旗袍名人旗袍心语旗袍丽人
褚宏生:我就是个做旗袍的

  上午10点,老上海长乐路一家旗袍店的门刚打开,就有人进来把一张照片放在了桌子上:“老板,做衣服。这是她的照片,您先看看……”

  柜台里的人扫了好几眼照片那个熟悉的可人儿,心里就有数了。一个礼拜后,杂志上的巩俐穿着那件老人亲手缝制旗袍,明艳动人。

  看一眼照片,就能清楚一个人的身材尺寸,做出完美贴身旗袍这种绝活,恐怕全中国也只有这一个人行了。

  同行都说99岁的褚老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可褚老就说了一句,自己就是个做旗袍的。

  手里的剪刀忙活了一辈子,做出来的衣服数不清多少件,也同光鲜的客人结缘了一辈子。

  成龙的父亲是他的常客,潘红、陈道明也曾亲自拜访。再往前数,胡蝶、杜月笙、宋美龄,这些无人不晓的名字,都曾出现在他的订单薄上。

  名人也不过是人名,他最在乎的只是手里的一针一线。

  当年16岁的他,就因为这一针,学三年,帮师三年,真正出师又是十年。

  那时候,一个裁缝要精通所有工序。师兄弟们已经全部掌握所有手艺时,师傅却让他一直练习缝纫。

  没有机器,再复杂的花纹、针脚,都要手工完成。男孩子做针线活,起初老是被扎出血,剪刀用的也不顺手,老是把布剪坏。

  一年、两年、三年……直到十年,他终于明白师傅的用心。

  要吃得了苦中苦,才撑得住别人的尊重。

  因为手艺活好,很多人来店里,指名要他做衣服。

  客人进店先量体,量得时候不能太精准,讲究的是合身。皮尺在客人脖子上一揽,留出一个手指的空隙,再稍稍向外一滑。滑出多少尺寸,都在心里藏着。

  一件旗袍,需要量26个地方,尺子在客人身上飞舞,不一会,脑海里就有了成衣的样子。

  接着是制版,

  粉笔在纸板上根据尺寸勾画版型,

  必须精确至极。

  以前,老裁缝们没有这一套工序,

  所有版式都记在心里了,

  直接在布上剪出来的。

  缝纫机,他不用的。

  机打的容易缩水,

  一定要一针一针缝,

  衣服才能禁得住岁月。

  缝得多了,

  手腕的动作自然灵活,

  拨线就像在拨琴弦。

  成衣成型,最后一步是盘扣。根据衣服的颜色、面料、客人的体型,会有合适的花样,有的是传统纹样,也有的是一时兴起的作品。

  加上盘扣后,一件旗袍就活了。

  旗袍最风光的时代,街上的女人,穿着花色不同的旗袍,就能把上海每一条弄堂都染成彩色的。

  “褚宏生”三个字,让那个时代任何一位女人都向往。

  有一年春节前,“上海老大”杜月笙,特意请他到家里,为全家人做新衣,年复一年。杜月笙的孙子搬到国外,还会特地回来看望褚老;

  老上海百乐门的“一代歌后”、梁实秋的妻子韩菁菁,每一件旗袍都指定褚老;

  刘少奇的夫人王光美外交访问时,穿着褚老缝制的旗袍,光彩照人。

  在褚老回忆里,穿旗袍最好看的女人莫过于影后胡蝶。

  第一次见到胡蝶,是她刚拍完《歌女红牡丹》的时候,那时的胡蝶红极一时,刚刚当选“电影皇后”。

  褚老到她家里为她量身。荧幕下的胡蝶,褪去浓妆艳抹,穿着素雅的淡蓝色旗袍,温柔静好。

  “她喜欢复古的花边旗袍,心情好的时候会自己设计。我们都想错了她,抛去那些艳俗的颜色,她最喜欢的是素淡的。”

  “她的手极漂亮,我至今还记得那件翠绿色蝴蝶图案的软缎旗袍,穿在她身上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即便再过50年,她依然是美得让人过目难忘。”

  褚老的眼中只有高雅的蕾丝才配她,于是,为她亲手钩织了那件惊艳整个上海滩,还被请进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旗袍。

  时间一晃,流行趋势变了。

  偶尔有厉害的电影电视出来,才会有人争抢着上来跟褚老嚷嚷着要做旗袍。

  张曼玉的《花样年华》上映后,来店里做旗袍的女人都要他做出同款。褚老不理睬她们,照样按自己的要求剪裁、缝线,因为那些女人适合穿什么款式的,他心里门清。

  后来李安拍了《色戒》,海报上汤唯那身短打绿色旗袍,褚老一看就瞬间想到了最适合哪位客人。

  旗袍做了算有一辈子,直到2014年,褚老才终于放下了剪刀,做了上海一家高定旗袍店的总顾问。

  每天早上10点半到晚上7点,就去到店里指导徒弟。

  头发是精心梳过的,衣服是每天穿之前都要熨过的。和他做旗袍一样认真。

  今年99岁的他,几乎看尽了一个世纪的沧海桑田。

  可有关旗袍的一切活动,他一定会参加。因为腿脚不便,往往是最后一个到。

  一推门,时光仿佛穿越了,

  所有人女人穿着旗袍,精致优雅。

  上百人,纷纷站立,为大师鼓掌。

  和平饭店里,钢琴伴着小号,大家跳着那个时代的交谊舞。

  褚老一件、两件、三件地数,客人的脸他认不清,印在心坎里的是每一件旗袍的样子。

  他只是笑,不说话。在心里默默许下约定,等自己100岁时,再聚会。

  风光了一辈子,“旗袍大师”的称号他并不接受。“我就是个做旗袍的裁缝,我不辛苦,不忐忑,不亏欠我这几十年,这就是我最好的人生状态。”

  褚老的儿孙想接他回家乡养老,他摆摆手,说自己愿意呆在上海,在这,旗袍珍藏着他所有的回忆。

  旗袍在哪,他就在哪。

(图片部分来源于东方网)

(2016年09月26日 9:50:19 朱平平)

(http://news.efu.com.cn/newsview-1169618-1.html)

首页展示的是最新添加的旗袍图文,浏览更多内容请点击各个栏目!

部分旗袍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展示只为传播旗袍文化,如有异议请速告知删除。未署名者可与本站联系,添加署名。
投稿邮箱:397133505@qq.com 旗袍社区QQ群:338085305 客服QQ:397133505 客服微信:18801098127
华人旗袍网—华人世界旗袍公益网站 
冀CP备12005382号-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