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旗袍新闻旗袍美图女星旗袍旗袍秀场旗袍导购旗袍定制旗袍名家旗袍名人旗袍心语旗袍丽人
旗袍是眼球和心灵的双重流光

 

  当我打开电脑,准备写一篇关于旗袍的文章时,我最初的感受是一筹莫展。在片刻的木然之后,我把记忆的触角大幅度向前延伸,于是清晰地回忆起十一岁那年,母亲为我四岁的妹妹做了一件旗袍,并称之为连衣裙。那件粉红色的大花布料旗袍非常合体,我妹妹穿了整整两个夏天。
  当时,我母亲是大队缝纫组组长,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用粉片为全村人在布料上直接设计各式各样的服装图案,然后通过缝纫机的针头,让这些图案变成可穿的衣服。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旗袍,时间是一九七六年。
  在我为这篇文章查阅资料的时候,看到有人说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后,旗袍在大陆逐渐被冷落,尤其在文化大革命时期被视为封建糟粕和资产阶级情调,遭受批判。我不太认同这个观点,因为仅仅通过我母亲为我妹妹做旗袍这件事,我就没看到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政治文化环境,对我母亲的旗袍观有什么影响。而“一叶”即便不能完全“知秋”,也能反映秋天的局部面貌。
  就在我妹妹的旗袍小的不能再穿之后,时光进入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一批反映民国时期战争与生活的电影,忽然雨后春笋般地呈现在我的面前,《霓虹灯下的哨兵》《早春二月》《保密局的枪声》《与魔鬼打交道的人》……这些电影,有些是新拍的,有些是刚刚解禁的,我在入迷地欣赏剧情的同时,也注意到了那些穿旗袍的女主角和女配角。当我的同伴们在言谈中把这些女角色的衣服称作裙子的时候,我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们,那不叫裙子,叫旗袍。
  后来上高中了,上大学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想到过“旗袍”两个字,只是在文学作品中偶尔会读到它。再后来我当了记者,与社会接触的机会越来越多。一九九三年夏天,我所在的高校组织一群女大学生,在校园和当地企业进行裙装表演,里面就有旗袍表演项目。为了写好报道,我从图书馆浩如烟海的书籍中搜刮出一大摞与旗袍和裙子有关的图书与画册,有的浏览,有的详读,掳掠了诸多服装知识,也懂得了裙、褂、袍、衫的区别。但裙装表演活动结束后,由于人事纷繁,我很少再有机会给予旗袍特别的关注,只是出门旅行时,会在茶叶、玉饰、土特产等旅游产品销售店,多看几眼穿旗袍的女人,或者在大街上与偶见的旗袍女人擦肩而过时多看两眼,品味一下其风韵与气质。
  当然,由于曾经的关注与留意,我对旗袍的喜爱和欣赏之情自萌芽之后就没再改变。它的直立之领,一方面增加了高贵感和可爱度,另一方面也遮掩了一些女人脖子过细的不足;它的右斜襟镶边,像一条小溪,从单片衣料上曲曲弯弯地流过,带来了变化,消解了刻板;它的盘扣,像一纽纽精致的饰品,有节奏地沿着衽边排列,叩击出不易察觉的韵律感;它的袖子,或短而箍肘,或长而开口,均各有魅力;它两侧的开衩,使玉腿若隐若现,含蓄而迷离;它的下摆,随着穿衣人的婀娜步态和自然生出的微风波浪般闪动,杨柳荡春,气象万千,流金溢彩,摇曳生姿。
  据说,最初的旗袍是在西方文化冲击下女权运动的产物。旗袍的诞生也许跟旗装没有太大关系,但肯定不是毫无关系。旗袍折射着不同朝代、不同民族的影子,它在民国时期作为最受青睐的女性时装和国家礼服,风行了二三十年,也美化了一大批名媛淑女的形象与心灵,宋美龄、阮玲玉、周璇、张爱玲、林徽因等,是人们不假思索就可以列举出的名字。甚至,旗袍还进入了刺绣领域。到了今天这样一个以变幻为风潮的时代,旗袍本应以焕然一新的姿态,为众多女性所喜爱,然而其穿着者的比例,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高。不过,一批文艺作品,比如《花样年华》《金粉世家》《色•戒》《少帅》《旗袍》《旗袍旗袍》等,对旗袍文化的发展还是具有很大推动作用的。
  近日,一个“集才华和美貌于一身”的苏州大学女生,身着当地特色旗袍,以方言串烧的表演来向她的一位偶像致敬,受到网友的纷纷点赞,该女生的旗袍热舞与当地的江南风情形成呼应,从拙政园到太湖,从虎丘到苏州博物馆,让人们在欣赏表演的同时,也饱览了江南的美好景致与风情。
  除此之外,旗袍作为一种艺术品,其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都是毋庸置疑的。因此,旗袍是眼球和心灵的双重流光,是尽显女性美的至极华服。
  最后该谈谈个人偏好了。我所喜欢的旗袍,首先必须合乎穿着者的腰身,同时体现其曲线之美。在色彩上,我喜欢不太锐利的冷色,喜欢浓烈的红色和淡雅的青紫与粉色,不太喜欢过素的纯白与淡黄。另外,还须搭配一双高跟鞋,以反衬女性身材的纤美与性感。由于旗袍本身鲜明的传统性和内敛性特点,高跟鞋亦须为传统一些的单鞋,摈弃侧空和镂空,摒弃厚底和坡跟,摒弃鱼嘴和过尖的鞋头,彻底拒绝布洛克和运动鞋。至于高跟鞋的颜色,只要与旗袍的颜色和谐统一,黑白红蓝紫绿橙均可。自然,一双肉色或黑色的丝袜也必不可少。以上观点,纯属个人审美情趣之反映,如与其他袍友情趣相左,敬请包涵和谅解。
  “大街上是瀑布潮,小巷里有波浪风,为什么看你?因为你扎黑小辫。”我想,这段小诗所传达的意蕴,可以算作是我对旗袍情感的小小总结。

(作者:袁广斌,男,1965年出生,陕西富县人,现就职于延安大学。曾发表小说、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100余篇。)
(照片为延安圣地旗袍协会活动剪影 手机拍摄:李晓燕)
(木兰书院微信公众号:mlsy3838 木兰微刊投稿邮箱:mlsy38@sina.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673799439)

 

首页展示的是最新添加的旗袍图文,浏览更多内容请点击各个栏目!

部分旗袍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在此展示只为传播旗袍文化,如有异议请速告知删除。未署名者可与本站联系,添加署名。
投稿邮箱:397133505@qq.com 旗袍社区QQ群:338085305 客服QQ:397133505 客服微信:18801098127
华人旗袍网—华人世界旗袍公益网站 
冀CP备12005382号-12